為愛付出半輩子,到頭來卻得來一個『滾』字,走出民政局我哭慘了

凌晨一點。

「這幾天怎麼回來那麼晚?我去廚房給你熱菜!」

我是個家庭主婦,和丈夫李嘉銘結婚十五年了,兒子上初中住在學校每逢周末才回家,偌大的家都是我一個人在操勞,洗衣做飯料理家務是我一整天的工作,唯一的樂趣就是每天晚上等丈夫下班回家,給他做上一桌可口的飯菜,犒勞丈夫一天的幸苦工作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不過丈夫最近一段時間卻經常回來的很晚,凌晨一點算回來早的,有時候甚至早上五六點鐘才回來,然後洗個澡吃個早飯連覺都不睡,便又匆匆趕去公司上班!

「幸苦你了,最近公司接了一筆大訂單,應酬有點多,晚飯我已經吃了,快去睡吧,累了一天,我也困了。」

丈夫還沒等我開口說話,便抬腳走進了衛生間洗澡去了,我趕忙從卧室給他拿了換洗的衣物,然後我就睡下了。

第二天清晨,我一睜開眼睛發現丈夫已經不在,這麼早就去了公司,連早飯也不吃了。

我一個人懶得再去做早餐,洗刷完了之後就開始洗衣服。丈夫每天換洗下來的衣服我事先都會整理一遍分類漂洗,丈夫最愛穿得是一件深藍色的西服,價格昂貴,我不敢用洗衣機洗,只能用手輕搓,就連洗衣液都沒敢多放,因為丈夫不喜歡衣服上有洗衣液的氣味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洗著洗著,我臉色突然變得難看起來,因為我從手中那件深藍色的西服裡面掏出一張酒店發票,這種東西我以前經常從丈夫的衣物裡面掏出來,但這次我卻有種天塌地陷的感覺,因為發票上清晰寫著『主題情侶大床房』。

這一刻,我徹底懵了,相愛近二十年的丈夫,本以為感情會很牢固,卻終究逃不過歲月的侵蝕,我做夢都不會想到,有一天丈夫會背著我出去找其他女人,我心碎了,大腦一片空白。

我在家整整哭了一天,苦等丈夫下班回來好讓其給我一個交代。那一晚,我足足等到凌晨三點半,丈夫從外面喝的醉醺醺的回家了。

「你不是說要戒酒嗎?怎麼又喝上了!」

我一臉寒霜的注視著丈夫,借著刺眼的燈光,我清晰的看到丈夫身上穿著那件白色襯衣上面,有道深深的口紅印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能告訴為什麼嗎?咱們二十年的感情,我不相信會被其他女人硬生生的摧毀,我不甘心!」

坐在沙發上的丈夫並沒有開口講話,我按耐不住心中的極度痛苦,問出了此時最想問的一段話。

「我不懂你在說什麼,今天是李總……他……」

「別說了……」我打斷了丈夫接下來要編造的謊言,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我真希望自己沒有看到那張酒店發票,它就如同那初始的噩夢,即將把我打進痛不欲生的深淵當中,一輩子都難以承受。」

「你知道嗎李嘉銘!我奉獻了半輩子的青春為你生兒育女,愛你和孩子凌駕於所有人,我不求任何回報,我只求能和你安穩一生,好好把孩子扶養成人,可是你呢,卻給我帶來這麼大的『驚喜』,呵…!」

說完話的我,已是淚如雨下,可是丈夫卻無動於衷,默默的低下頭,看都不敢看我。

「我困了,要睡覺了!」

丈夫有意避開他出軌這件事,而我正處於傷心難過十分絕望的時刻,怎會輕易揭過這種痛心之事。想讓我睜隻眼閉隻眼,那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我阻擋了丈夫去卧室睡覺的路,下一刻,丈夫給我的回答卻是這樣的。

「差不多得了,我承認是我對起來你,但我向你保證,不會再有下次!」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「不會再有下次?呵…,出軌只有零次和無數次,你讓我怎麼去相信你!」

我依舊不依不饒,緊接著便和丈夫爭吵起來,最後!丈夫情急之下,指著家門口狠狠的說出一聲『滾』字!我知道…在那一刻,我們之間的感情,再也回不去了。

我連夜收拾了東西離開了這個生活了近十年的家,儘管絕望使我更加堅定的離去,但我依舊有種戀戀不捨的情緒在狠狠折磨著我,因為我還有兒子。

第二天上午,我跟李嘉銘結束了十五年的婚姻。為愛付出半輩子,卻終究逃不過第三者插足,拿著離婚證走出明證局的那一刻,我再也抑制不住心中苦痛與不甘!

放聲大哭!